国际知名财经媒体:多家公司财务丑闻背后,均系安永审计失责

(文章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作者:Patricia Kowsmann、Mark Maurer和Jing Yang、Paul J. Davies和Rory Jones。部分援引金融时报作者…

(文章来源于华尔街日报作者:Patricia Kowsmann、Mark Maurer和Jing Yang、Paul J. Davies和Rory Jones。部分援引金融时报作者奥拉夫·斯托贝克观点。同样本文部分观点援引自自媒体账号:继民财经汇)

国际知名财经媒体:多家公司财务丑闻背后,均系安永审计失责

今年,国内外一系列知名公司都发生重要财务爆雷事件,如德国金融科技公司Wirecard公司20亿美元失踪,国内瑞幸咖啡大约3亿美元的销售造假,英国上市的两家关联公司被曝50亿美元隐藏债务。这些丑闻风波造成上述公司股东总共损失约300亿美元。

而这几家公司的审计机构无独有偶都是来自四大所之一的安永。

作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其职责是对公司财务数据进行审计,为投资者注入信心。而根据可公开获得的文件和对知情人士的采访得知,在一些公司曝出丑闻之前,安永未能注意到一些危险信号,或是没有积极追查这些信号,并且在很大程度上,率先指出问题的是外部人士。

但安永方坚称其秉承专业职责,而且拥有高水平的全球审计标准。安永全球客户服务主管合伙人 Andy Baldwin表示:”我们极其认真地对待所有问题”,并称安永每年开展近15万项审计。

安永致信客户表示,遗憾。近期华尔街日报文章针对安永在这几家公司爆出财务丑闻的原因中表达到,安永业务战略中的某些因素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何会有这么多客户爆出财务丑闻。

根据华尔街日报文章内容,其原因或许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安永与一些陷入困境的审计客户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有联系。在某些情况下,安永的前合伙人进入了公司董事会,包括审计委员会。这暴露出审计公司与其客户之间并未存在泾渭分明的独立性问题。

研究公司Audit Analytics对数据的分析显示,安永的审计费用低于美国和欧洲其他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平均收费。审计是一项劳动密集型和耗时的工作。而客户支付给审计公司的审计费用相对偏低,造成其在很多业务层面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而导致审计工作不到位。

展开全文

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首席会计师林恩•特纳(Lynn Turner)表示,安永曾试图吸引准备上市的公司,与为其提供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发展关系。他补充称,安永将其审计定价”极低,极具竞争力,以吸引这些公司上市,希望它们能弥补审计费用的最初折扣”。

一般来说,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越来越依赖咨询、税务和法律等其他服务,这需要与客户公司保持密切关系。安永就是这一行业趋势的一部分。10年前,该公司的审计和相关业务贡献了近一半的收入,但现在已降至34%,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大致处于中等水平。

国际知名财经媒体:多家公司财务丑闻背后,均系安永审计失责

国际知名财经媒体:多家公司财务丑闻背后,均系安永审计失责

(图片来源:继民财经汇)

安永审计客户中,今年爆出最大丑闻的是Wirecard公司。该支付公司于2008年首次聘任安永,专门调查股东针对Wirecard将客户存款记为自有资金以及公司利润过高的指控。安永调查后并未发现异常,并于次年获任Wirecard的审计师。

多年来,Wirecard面临的质疑和指控之声不断。今年6月,该公司被发现本应存放在亚洲信托银行账户中的20亿美元资金下落不明,后崩溃破产。

据传,Wirecard的大部分现金在2019年年底之前主要由新加坡Citadelle Corporate Services持有。在审计Wirecard账册的过程中,安永未能发现Citadelle没有取得信托业务经营许可执照,而这一情况本可以在新加坡某政府网站进行查实。新加坡当局指控Citadelle所有者伪造银行存款余额确认信件。记者无法联系到公司所有者R. Shanmugaratnam就此置评。他的一名律师此前也拒绝发表评论。

安永拒绝就信托机构许可执照置评,也拒绝回应是否曾要求Wirecard声称其开设信托账户的新加坡银行确认资金的真实性。

安永最终发现据称当时被另一家信托机构持有的资金不翼而飞。而在此前,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在Wirecard要求下,对相关账户进行深入调查后,已经发出警告。

然而,据金融时报29日的报道,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调查发现,安永内部的举报人在2016年提出了针对Wirecard的欺诈指控,并且还报告称该公司试图贿赂印度的一名审计师。

安永随后进行了调查,但应Wirecard的副手Jan Marsalek Marsalek的要求而将其关闭,他现在是国际刑警组织”最通缉”名单上的逃犯。

在未发布的”信息附录”中,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据其进行特别审计而于4月发布的报告中,揭示了Wirecard核心的巨大现金缺口,而这将促使该公司灭亡。

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称,安永未透露姓名的举报人于2016年5月向安永德国斯图加特总部提交了一封信。举报人信中断言:” Wirecard德国高级管理人员”直接或间接持有EMIF 1A的股份,因此陷入利益冲突。

举报人还指控Wirecard的高级管理人员人为夸大了印度企业的营业利润,以试图抬高收购价格,这部分与未来利润有关。这些与绩效相关的”收益”占总价格的三分之一。

据举报人称,在爱马仕担任高级职位的线卡经理向安永当地一名员工提供了”个人补偿”,前提是审计师同意签署受操纵的销售数字。

这些也充分暴露了安永作为审计公司与客户之间并未存在严格意义上的独立性问题。

而此前安永声称的在2019年的审计工作中,Wirecard向其提供的第三方托管账户相关银行确认函和对账单系伪造,并指出:”最终是安永德国揭穿了该公司精心设计以回避所有制衡机制的欺诈行为。”但据毕马威的审查显示,安永反欺诈团队对代号为” Project Ring”的举报人报告进行了调查,该报告因治理方面的缺陷而过早终止,未解决关键问题。

安永目前面临股东诉讼,同时也遭到德国审计监管机构Apas的调查。安永表示正在配合调查工作。

Wirecard前任首席执行官长久以来一直否认公司存在任何问题。新任临时首席执行官于6月上任,同时该公司改口称Wirecard曾经提供过部分业务的不当说明,而这正是其欺诈行为的核心问题。Wirecard目前已由法院指派的一家破产管理机构接管。

英国会计监管机构在今年夏季发布的审计师年度评估报告中表示,有必要对安永审计师保持高度怀疑。英国财务报告委员会指出:”应当更加关注审计客户管理方面的挑战。”安永有两家存在会计问题的客户是伦敦上市企业。

安永表示正着手启动”重新制定的审计质量战略”,其中将包括持续聚焦”构建职业怀疑文化”。

在中国市场,安永帮助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上市。该公司快速扩张并不断挑战星巴克在中国的市场地位,2020年1月,瑞幸公司通过出售股票和债券募集到更多资金。安永向参与该笔交易的承销商发送告慰函,表示安永对瑞幸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业绩无异议。

不到一个月,做空机构浑水公司发布匿名报告,称根据销售收据以及消费者出入门店的视频片段,瑞幸公司似乎夸大了其销售业绩。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安永已经开始对瑞幸公司进行年度审计,其向瑞幸公司董事会保证不会影响瑞幸发表反驳意见。

随后,安永发现其销售数据确实存在问题,并第一时间联系瑞幸联合创始人及前董事长陆正耀,之后向该公司审计委员会报告。知情人士透露,在安永向审计委员会报告之前,陆正耀的一名下属从瑞幸公司账户已将价值1.6亿美元的资产转移至另一家由陆正耀创办的上市公司。

安永表示,在将可疑活动报告给客户公司董事会之前,告知客户公司相关人员是常见做法。

瑞幸公司今年4月表示,一项内部调查发现该公司部分员工伪造了约3亿美元的财务收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他们让与陆正耀有关联的不知名小企业预定大量咖啡代金券,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瑞幸咖啡上市之前。

安永表示向承销商发送的告慰函不属于公开发布信息,不具备审计意见的效力。比如,该公司今年1月发布的关于未发现瑞星咖啡存在问题的函件就属于此类。安永表示,”安永中国的审计团队发现了潜在的欺诈行为”。

瑞幸公司迄今仍未公布2019年财务业绩,并于上月更换了审计机构。该公司将此举称为”早已计划好的决定”,并表示,这不说明其与安永之间存在任何分歧。

安永与瑞幸联合创始人陆正耀在8年前曾有过合作,当时陆正耀创立的汽车租赁公司正寻求上市。安永目前仍担任该公司的审计机构。此外,直到今年6月,安永还担任另一家陆正耀创办公司的审计机构。

瑞幸公司拒绝对此置评。陆正耀未回应任何置评请求。

此外,在前经理雇员的牵线下,安永还与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WeWork建立联系,为其提供审计服务。

安永前经理雇员Artie Minson曾于2017年任职WeWork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同年,Artie Minson现身安永的Twitter宣传视频,谈及安永员工与老友间的密切联系,后者离开安永后就职的公司多为安永的审计客户。

视频中,Artie Minson表示:”在我考虑不同职业选择时,我向很多安永老友寻求建议,他们有的为我提供宝贵建议,有的直接聘用了我……在迈向下一个职业选择时,大家都很乐意帮助安永老友。”

在被问及上述密切联系是否影响到审计独立性时,安永不予置评。Artie Minson拒绝置评。

一年前,WeWork开始计划上市,安永签字确认了其母公司We Co.的账目。但投资者对漏洞百出的财务披露提出担忧,公司估价下跌,随后取消上市。

安永表示,投资者此前已知晓WeWork的宏大增长战略与现金消耗情况。

IPO上市计划流产的几周后,WeWork受其最大投资者软银集团帮助脱困。

同时,安永还通过旧职人员与另外两家英国上市公司存在关联。这两家公司均在阿联酋设有分部,并在今年陷入了困境。两家公司——NMC Health和Finablr——均由同一人创立,股东构成也非常相似,首席执行官还同为兄弟。

两家公司董事会均包括两名曾在安永担任合伙人的董事,其审计委员会亦分别有一名前安永合伙人担任成员。

去年12月,浑水公司对NMC公司的财务报表提出质疑,包括其所报告的债务水平。NMC首先发布了一份驳斥声明。数月之后,NMC表示通过独立审查发现公司内存在未披露债务,最终确定的总额达约40亿美元。

随后,由公司创始人委托开展的法证审查结果显示,公司存在可疑资金转移,转移对象为一名董事会成员,该成员是前安永合伙人之一。

记者未能联系到该前合伙人Abdulrahman Basaddiq置评。Basaddiq曾在Finablr担任董事会成员,辞任之时,他表示对公司的隐藏债务或关联方交易毫不知情。他并未因不当行为受到指控。

NMC在英国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而在美国,该公司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英国财务报告委员会针对安永的NMC审计工作启动了调查,对此安永声称将全力配合。

投资者亦密切关注NMC姊妹公司Finablr的潜在关联方交易和借贷情况,最终该公司被发现存在约10亿美元的未披露债务。

该公司审计委员会包括一名前安永合伙人,其在离开安永仅仅一个月后便加入了Finablr公司董事会。

安永于2019年年中批准了这一举动。之后,在2020年初Finablr公司财务状况遭到质疑之时,安永以审计机构独立性准则为由要求该前合伙人离职。

这名前安永合伙人Bassam Hage并未因不当行为受到指控。记者未能联系其本人置评。

安永于今年三月辞任了Finablr公司的审计师,且未完成对该公司2019年财务报表的审计工作,其给出的解释是出于治理、关联方交易和未披露债务方面的担忧。

Finablr公司目前仍在运营,其公司代表未回应置评请求。Finablr此前表示安永并未向其董事会报告任何具体的指控、可疑的不当行为,或任何违规行为。Finablr称Hage先生在安永提出要求之后即已辞职。

一般来说,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越来越依赖咨询、税务和法律等其他服务,这需要与客户公司保持密切关系。安永就是这一行业趋势的一部分。10年前,该公司的审计和相关业务贡献了近一半的收入,但现在已降至34%,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大致处于中等水平。

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首席会计师林恩•特纳(Lynn Turner)表示,安永曾试图吸引准备上市的公司,与为其提供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发展关系。他补充称,安永将其审计定价”极低,极具竞争力,以吸引这些公司上市,希望它们能弥补审计费用的最初折扣”。

安永发言人表示,审计和相关服务仍是其业务的基石。她说,虽然该公司已经实现了多元化,但”我们对审计的承诺从未动摇”。安永在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事务所,它们遵守该国的审计规则,并向该国的监管机构负责。

国际知名财经媒体:多家公司财务丑闻背后,均系安永审计失责

(图片来源:继民财经汇)

综合四大知名公司陆续爆出的财务丑闻,安永的这一说法是否还能让其他客户及投资者信服值得推敲。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9236.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