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虚拟演唱会这门生意,腾讯和 B 站为什么抢着做?

“12 月 19 日,BML-VR2020 全息演唱会将在上海重启。” 一条不到 20 字的消息让二次元圈炸开了锅。 BML-VR 全称 Bilibili …

虚拟演唱会这门生意,腾讯和 B 站为什么抢着做?

“12 月 19 日,BML-VR2020 全息演唱会将在上海重启。”

一条不到 20 字的消息让二次元圈炸开了锅。

BML-VR 全称 Bilibili Macro Link-Visual Release,是日本全息制作团队打造,邀请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歌姬,绊爱等虚拟主播,与 bilibili 网站看板角色 2233 娘共同登台演出的虚拟演唱会。

许多不明真相的 ” 三次元 ” 网友不禁想问,这届年轻人怎么了,虚拟演唱会是什么 ” 人间迷惑行为 “?

然而,这门听起来 ” 玄之又玄 ” 的生意,不只 B 站在做。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EM)宣布与虚拟演出服务品牌 Wave 达成战略合作,并将对其进行股权形式投资。根据合作协议,双方将进一步共同探索虚拟演唱会蓝海市场,TME 将在 QQ 音乐等旗下全平台进行 Wave Show 的中国区独家转播;同时,双方还将共同为 TME 旗下创新演出品牌 TME live 开发高品质虚拟演唱会内容。

虚拟演唱会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腾讯和 B 站要抢着做?

风头正劲,虚拟演唱会崛起

虚拟演唱会的兴起源于虚拟偶像在中国的爆红。

诞生于日本的 ” 虚拟偶像 ” 并非真实存在,而是通过一系列科技手段将人们想象中的某个形象具现出来,虚拟歌姬、虚拟形象、动漫角色等都可以被划分到这一范畴。

日本音乐软件公司 Crypton Future Media 在 2007 年以 Yamaha 的 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开发贩售的拟人化形象——初音未来,就是虚拟偶像界的代表人物。

但虚拟偶像不等于小众亚文化。

根据爱奇艺全国创意策划中心发布的《2019 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显示,在国内,15 岁到 24 岁的群体中二次元用户渗透率高达 64%;有 3.9 亿泛二次元用户 ” 不是正在关注虚拟偶像,就是已经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 “。

展开全文

上述报告认为,随着二次元概念的不断 ” 泛化 “,圈层融合成为一种趋势,二次元文化正在盘踞市场主体,远超 ” 亚文化 ” 的范畴。

所谓 ” 虚拟演唱会 “,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应用全息投影技术、增强现实技术和动作表情捕捉技术,将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交合,模拟真人演唱会,让虚拟偶像登台演唱,与粉丝群体进行线下互动的新型演唱会。

时间回到 2019 年 7 月 19 日,哔哩哔哩主办的 BML-VR2019 全息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 – 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中国首位中文虚拟歌姬 ” 洛天依 ” 在数万名观众 ” 哔哩哔哩,干杯!” 的欢呼声中走到舞台中央,瞬间点燃了现场。

B 站会员购数据显示,这场虚拟演唱会的门票分为 S-A-B-C-D 五档,最贵的 S 级门票要 1480 元,最便宜的 D 级门票也要 480 元。

这里可以参考周杰伦演唱会的数据,大麦网上,周杰伦 2020 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最贵的内场票 2000 元,最便宜的看台票 500 元,仅比 BML-VR 的 D 级门票贵 20 元。

虚拟演唱会的门票价格与真人演唱会已相差无几,这个事实着实令人吃惊,更何况这个 ” 真人偶像 ” 是 ” 永远的顶流 ” 周杰伦。

但昂贵的门票价格并不影响二次元玩家的 ” 氪金 ” 热情。在 BML-VR 购票页面,有 102591 名用户点击了 ” 想去 ” 按钮。公开资料显示,演唱会当晚,到场观看 BML-VR2019 的观众超万人,在线观看直播的用户一度达到 660 万。

腾讯《贵圈》调查数据显示,有 72.5% 的粉丝表示,可以接受虚拟偶像的演唱会门票在 600-800 元左右;另外有 91.7% 的粉丝表示,如果是以视频网站付费形式观看,他们愿意为一场虚拟偶像演唱会付费 50-100 元。

而早在 2016 年,日本虚拟偶像 LoveLive!的线上收入已经达到 80 亿日元(约合 5.06 亿元人民币),甚至超过了超人气真人偶像团体 AKB48 同年的收入。

国外的成果经验让资本对虚拟演唱会市场充满期待,随着虚拟偶像粉丝规模的不断扩大,赚钱只是时间问题。

先发制人,B 站加速布局

作为国内最早布局虚拟演唱会业务的视频平台之一,抢占先机的 B 站近期在虚拟演唱会领域动作频频。

9 月 10 日,B 站入股国内知名 VR 交互动画公司 “Pinta Studios”,持股 12%,新增 B 站首席运营官李旎为董事。Pinta Studios 在 2017 年推出的首部 VR 作品《拾梦老人》曾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 VR 单元展映。

8 月 13 日,游戏研发商 ” 影之月 ” 获 B 站投资,该公司旗下工作室开发的二次元向多人太空策略游戏《偌星 STARLIKE》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上线。《偌星》团队计划在今年以虚拟偶像的形式出道 6 位游戏角色,并与一位网易云音乐人达成长期合作意向。

7 月 17 日,B 站参投日本虚拟演播技术商 “Lategra”。官网显示,Lategra 成立于 2017 年,提供 XR 和数字虚拟表演解决方案,其主要业务涵盖 XR、虚拟现场活动策划制作、CG 制作和 3D 动捕等。Lategra 负责过多个大型虚拟偶像晚会及直播项目,服务的主要客户包括洛天依的公司上海禾念、日本弹幕网站 Niconico 动画的母公司多玩国,以及初音未来的公司 Crypton。

4 月 14 日,国内知名二次元物语音乐企划《时之歌 Project》出品方 ” 有度文化 ” 获 B 站数千万 Pre-A 轮融资。2018 年,《时之歌 Project》在上海新静安体育中心举办的幻乐 · 启程演唱会座无虚席,曾创下 4000 张票 4 分钟售罄的成绩。

不难看出,拥有原创 IP 打造能力、VR/AR 技术支持能力,以及优质音乐内容创造能力的技术商和研发商备受 B 站青睐。

公开资料显示,初音未来级别的虚拟偶像,一支单曲的制作成本在 200 万元左右,一场专场演唱会的运营成本高达 2000 万元。原创虚拟偶像并非易事,运营虚拟演唱会的高额成本更让许多内容机构望而却步。

可以说,与上述服务商深度绑定、进一步完善虚拟演唱会业务布局,对当下净亏损大幅扩大的 B 站有百利而无一害。

财大气粗,腾讯强势入场

受到技术门槛和高额成本的制约,国内的虚拟演唱会市场仍是一片蓝海。但近年来,蓝海 ” 喜提 ” 一位财大气粗的新玩家——腾讯。

区别于走传统日本式虚拟演唱会运营路线的 B 站,腾讯更像是一家依托旗下热门 IP 打造衍生虚拟偶像,并为其制作专辑、举办虚拟演唱会,以艺人运作模式运营虚拟偶像的经纪公司。

这与腾讯的内容基因有关。

2017 年,腾讯与专注 ” 潮流偶像 ” 打造的青年偶像文化公司哇唧唧哇联合打造了一档选音乐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虚拟偶像 ” 荷兹 Hez” 作为《明日之子》魔音赛道选手正式出道,与毛不易、周震南等真人选手同台竞技。这是腾讯在虚拟偶像赛道首次 ” 出圈 ” 的尝试。

哇唧唧哇创始人兼 CEO 龙丹妮曾公开表示,当时的虚拟偶像市场不够成熟,在中国,虚拟偶像只是一个点,还没形成专业化和工业化的体系。” 但荷兹对我们来说依然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我们对荷兹的理解就是让他在自己小小的世界慢慢生长,我们给他在网易云音乐发了音乐专辑,更像是把他当作一个二次元世界的独立音乐人。”

尽管荷兹从踏上《明日之子》舞台的那一刻起就饱受争议,但这也成为 ” 摸着石头过河 ” 的腾讯在虚拟偶像运营路上积攒的宝贵经验。

2019 年 5 月,借着国内偶像经济的东风,背靠《王者荣耀》大 IP 的热度,腾讯第一支电竞衍生虚拟偶像男团 ” 无限王者团 ” 正式出道。

2020 年 4 月,无限王者团成团一周 EP 的预约人数在官宣第二天打破 QQ 音乐平台记录,成为首张预约突破 42 万的专辑,也是 QQ 音乐史上预约人数最多的数字专辑。

在今年 11 月的《王者荣耀》五周年盛典晚会上,无限王者团以 AR 技术与真人偶像宋茜打破次元壁同台演出合作曲《镜城》,该舞台的视频在新浪微博的转发量突破了 100 万。

虚拟演唱会这门生意,腾讯和 B 站为什么抢着做?

与腾讯系频繁 ” 蹋房子 ” 的肖战、周震南、任豪等真人偶像相比,虚拟偶像自带人设稳定、确定性强、无档期风险等天然优势。爆红的无限王者团让腾讯尝到了虚拟偶像的甜头,从发表专辑到舞台演出,腾讯把目光放到了虚拟演唱会上。

无限王者团的 AR 舞台技术导演牛文佳表示,未来虚拟偶像的展示空间与艺术表达样式会越来越多,甚至有可能去参演影视剧作品,现场 live 也能够成为一种常态化的场景。

不过,虽说虚拟演唱会有很大的潜力,但运营一场虚拟演唱会仍需付出相当大的努力和成本,克服虚拟技术和 IP 运营上的种种障碍。

此次战略投资互动虚拟娱乐公司 Wave,也是腾讯在补虚拟演唱会技术和运营上的短板。

虚拟演唱会这门生意,腾讯和 B 站为什么抢着做?

这跟 B 站之前的打法很相似。

2018 年 9 月,在增持虚拟偶像 ” 洛天依 ” 母公司的消息对外公布后,B 站董事长兼 CEO 陈睿曾表示:” 我们期待此次运作能推动虚拟偶像文化与 B 站社区内容生态共同繁荣。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文化将迎来爆发期,为用户提供全新的娱乐体验。”

虚拟演唱会这门生意不好做,但纷纷入局的 ” 大厂 ” 共同释放了一个明显的信号——这门生意有钱赚。

来源:ZAKER 李彤欣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9719.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