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高管出走、纠纷缠身 众信易诚再陷失信风波

业绩报“难产”而被新三板多次“亮黄牌”的众信易诚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信易诚”)再次陷入失信风波。近日国融证券于新三板再次公告众信易诚存在高管人手不足导致的治理类风险、…

业绩报“难产”而被新三板多次“亮黄牌”的众信易诚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信易诚”)再次陷入失信风波。近日国融证券于新三板再次公告众信易诚存在高管人手不足导致的治理类风险、未能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业务、被实施停牌等风险,并可能被终止挂牌。

而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9年以来,该保险中介机构可谓是麻烦缠身,不仅公司劳动、借贷等纠纷不断,董事长还成“老赖”被出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业内人士认为,公司治理风险、失信被执行人身份和大量诉讼纠纷将会使得众信易诚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融资;而其面临的强制摘牌危机,可能使得公司未来无法进行正常资本运作,类似情况的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或许主动申请退市会更好。

高管出走、纠纷缠身 众信易诚再陷失信风波

高管人才批量出走

根据《关于众信易诚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的风险提示性公告》(以下简称《公告》),主办券商国融证券通过日常督导沟通发现,自2019年8月以来,众信易诚多名高管离职,公司财务负责人、信息披露负责人皆由董事长韩君一人兼任,截至《公告》发布之日,公司尚未聘任新的高管,导致公司存在治理类风险。

高管出走原因几何?下一步,众信易诚会如何应对人手不足的情况?是否会招聘或者提拔新的管理人员?针对上述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众信易诚,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从距今最近的众信易诚业绩报,即2019年半年报中,北京商报记者寻找到人才流失风险的“蛛丝马迹”:“虽然本公司非常重视对这些关键人员的激励和保留,但并不能保证能够留住所有的核心人才。若本公司流失部分关键优秀管理人员和专业人才,将会对本公司的经营发展构成一定障碍。”

“人才,特别是高管人才对于公司来说是人力资本,是公司长期投资形成的。”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认为,高管人才大量流失意味着公司过去的这方面投资失败。而且,这对于公司治理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负面的。

“首先,高管岗位对人员专业水平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而且不同岗位对专业技能的要求是不同的。高管人才大量流失后导致一个人兼职多个岗位,很难各个岗位都能胜任,即便专业上能胜任精力上也难以胜任。其次,一个完善合理的公司治理结构是各个高管之间既存在合作也存在制约与监督,如果一个人兼职多个岗位既难在不同岗位之间形成有效合作以减少错误,也很难形成有效的制约与监督。再次,这也不符合对保险中介机构合规监管要求。”对此,李文中如是介绍。

展开全文

针对人才流失风险如何应对的问题,2019年半年报中,众信易诚表示,公司将进一步加强人力资源信息管理,做好人才备份工作,重视运用工作团队,建立工作分担机制,树立企业与员工是合作伙伴关系的理念,营造一个充分沟通,信息知识共享的环境,提供更多的学习培训机会,建立一整套面向未来的培训计划,帮助人才进行职业生涯管理。

但一年时间已过,众信易诚的人才备份工作迟迟未有下文。

深陷诉讼纠纷

除了人才流失带来的治理类风险外,众信易诚还存在大量诉讼、仲裁未及时进行信息披露所带来的风险。

根据《公告》,众信易诚及其上海分公司、广州分公司存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情形,公司董事长韩君存在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的情形,上述信息公司于2020年11月18日进行补充披露,因公司未能提供完备的材料,国融证券无法充分核查核实相关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关于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补发)》发现,自2019年7月以来,众信易诚及其高管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记录合计足有17条;同时,根据《众信易诚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公告(补发)》,众信易诚相关诉讼事项受理情况有29条,其中劳动合同纠纷高达15条,多为前员工讨要拖欠薪资,其中诉讼标的价值最高者为原告罗建东提出,达35.24万元。

同时,相关民间借贷纠纷高达5条,诉讼标的价值最高者为原告黄伟的本金210万元及利息;保险合同纠纷则有两条。此外,还有餐饮服务合同纠纷以及服务合同纠纷等。

“一家公司出现很多员工讨薪的劳动合同纠纷,一般说明这家公司的资金链已经出现严重问题,连员工工资都难以发出来。如果公司在短期内不能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就会导致恶性循环:一方面很难招到新人,且会有更多的人离职,一方面资金面变得更加紧张。”对该公司面临的现状,李文中如是分析。

同时,李文中认为,公司高管,特别是董事长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就会导致公司几乎没有办法从正规金融渠道融资,使公司资金面更加困难。同时,公司业务也很难开展,无论是投保人还是保险人都担心资金被违规占用。

业绩报“难产”引摘牌风险

《公告》表示,众信易诚于2020年4月30日披露了关于公司延期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相关公告,但该公司未能于2020年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2020年7月1日起被新三板实施停牌。

“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公司尚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半年度报告,亦未采取关于投资者保护的具体措施。”根据《公告》,2020年9月30日,新三板下发《关于给予众信易诚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纪律处分的决定》,分别对众信易诚、韩君实施纪律处分,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为何众信易诚业绩报“难产”?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众信易诚,截至发稿前未回复。

不过,从过往业绩报中,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该公司盈利可谓是“大起大落”。

在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方面,自2016年1月起挂牌上市的众信易诚,于挂牌当年创下高达221.89%的同比增长率,直到2017年上半年,都尚有20.23%的增长态势。

然而,2017年年末,众信易诚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由前一年的260.99万元狂亏至-542.62万元,又于2018年扭亏为盈至168.26万元。综上,2017年、2018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07.91%和131.01%。

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公司盈利状况再次急转直下,骤减为-265.48万元,跌幅达197%。此后,2019年年报、2020年半年报一直延迟披露至今。

对于2017年的净利润变化,众信易诚当年年报显示,这是因为2017年市场竞争加剧,导致财产险保费收入降低;公司2017年继续拓展全国机构,截至报告期末,开设了50多家分支机构,大部分分支机构处于起步阶段,投入大量成本费用,造成净利润下降。

关于为何2018年盈利,众信易诚当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开设的分支机构在2018年都已过筹备期,公司销售人员及销售渠道都已经相对完善,业务规模都在不断扩大。2018年保险行业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在大力宣传保险的好处优势,鼓励购买商业保险,从而也促进了营业收入的大幅增长。同时,2018年各分公司在管理人员的配置、降低管理成本等方面都采用绩效考核使其工作效率最大化,在收入增加、成本费用支出比例相对降低的情况下,形成了利润增长。

而对于2019净利润高达197%的跌幅,众信易诚业绩报则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分公司的销售收入减少,在固定费用不变的情况下导致了净利润的降低。

2019年下半年至今,众信易诚业绩如何?该公司依旧未回复。

若众信易诚因未发业绩报而摘牌,会给该公司带来什么影响?李文中认为,若公司被新三板强制摘牌,那么负面影响比主动摘牌要大得多,这说明这家公司已经不符合新三板上市标准,而且短期内改善无望。“保险行业对诚信的要求非常高,出现这种局面就会很麻烦,会严重影响公司现金流与业务开展。”对此,李文中如是评价。

而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则建议,若中介公司不想在新三板上继续挂牌交易,可以采用正常的途径,主动去申请在新三板退市或者摘牌,比被动的不发业绩报造成信息的违规披露会好。“因为如果这个公司以后想要正常发展的话,强制摘牌会对这个公司未来的资本市场运作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对此,徐昱琛如是解释。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8479.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