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2021最新诺奖名单公布!深度剖析经济学诺奖何以内卷化

作者:周文,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 经济学诺贝尔奖何以内卷化(世界经济发展期待中国经济学) 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其中一半授予加州大学教授大卫·卡德(Da…

2021最新诺奖名单公布!深度剖析经济学诺奖何以内卷化

作者:周文,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

经济学诺贝尔奖何以内卷化(世界经济发展期待中国经济学)

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其中一半授予加州大学教授大卫·卡德(David Card),以表彰他对劳动经济学经验做出的贡献,另一半授予以色列裔美国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福特经济学教授约书亚·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 和荷兰裔美籍经济学家吉多·伊本斯(Guido W. Imbens)。诺贝尔官网在颁奖词中写道,2021年经济学奖得主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劳动力市场的新见解,并展示了可以从自然实验中得出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他们的方法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彻底改变了实证研究。

可以看到,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经济学诺贝尔奖仍然执迷于经济学的实证和实验经济学而远离现实,不更注重理论创新,看不出卓越贡献。所谓的劳动力市场的新见解,也不过是研究难民和移民如何影响当地工资水平。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在新冠疫情漫长阴影和全球经济一片凄风苦雨中颁发,从而使得这个传统奖项光芒黯淡。经济学诺贝尔奖原本是一个影响很大,关注度非常高的奖项,但是近年来却越来越冷清。希望与现实渐行渐远,经济学诺奖越来越成为诺奖委员会的自娱自乐。

套用一句现在流行的网络用语,经济学诺奖已经内卷化,这种状态预示着西方主流经济学近几十年来“只有数量的增长、没有质量的改进”。无数事实已经证明,曾经感觉良好的经济学帝国主义,早已跨过了自己的高光时刻,正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经济学诺奖曾经是无数经济学人崇拜和向往的圣杯,现在却暗淡无光。西方主流经济学从王座上跌落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世界在改变,经济学也必须改变。经济学的发展总是和时代脉络紧密相关,斯密《国富论》成于英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年代,凯恩斯写就《通论》置身于 20 世纪 30 年代经济大萧条的背景,再到后来 70 年代经济滞胀,也都催生出了新的经济理论。

现在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是 100 年来人类最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同时也引发了自二战以来程度最深的一次经济衰退。由于西方主流经济学困守于传统西方经验和旧有的教条无所作为,至今开不出有效的理论药方。在经济繁荣时,人们可能只看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光亮;而当经济发展低迷不振时,人们更可能深刻感受到的是经济学诺贝尔奖的“暮色笼罩”。历史和现实已证明,任何理论只要抱残守缺,就只能走向死胡同。

起首,西方主流经济学建立在理性预期和数理模型推导下的分析方法,已经被证明失败。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低迷突如其来,任何理性预期和模型推导都是无效的。经济学不能只是数学中的推演,更不能只是计算机设计上的沙盘、逻辑上的自洽和理性人的心理预期,它必须直面真实世界的复杂和挑战,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敢于回答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清楚地知道,真实世界远比经济学家们理性预期的更混乱,而且正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所推崇的个人理性让世界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现在大家所公认的新古典经济学,更是脱离现实经济生活,已经走入一个虚妄的尽善尽美逻辑世界,甚至走进一个数学模型构成的公式化世界而不能自拔。

展开全文

2021最新诺奖名单公布!深度剖析经济学诺奖何以内卷化

作者:周文,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

经济学诺贝尔奖何以内卷化(世界经济发展期待中国经济学)

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其中一半授予加州大学教授大卫·卡德(David Card),以表彰他对劳动经济学经验做出的贡献,另一半授予以色列裔美国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福特经济学教授约书亚·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 和荷兰裔美籍经济学家吉多·伊本斯(Guido W. Imbens)。诺贝尔官网在颁奖词中写道,2021年经济学奖得主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劳动力市场的新见解,并展示了可以从自然实验中得出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他们的方法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彻底改变了实证研究。

可以看到,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经济学诺贝尔奖仍然执迷于经济学的实证和实验经济学而远离现实,不更注重理论创新,看不出卓越贡献。所谓的劳动力市场的新见解,也不过是研究难民和移民如何影响当地工资水平。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在新冠疫情漫长阴影和全球经济一片凄风苦雨中颁发,从而使得这个传统奖项光芒黯淡。经济学诺贝尔奖原本是一个影响很大,关注度非常高的奖项,但是近年来却越来越冷清。希望与现实渐行渐远,经济学诺奖越来越成为诺奖委员会的自娱自乐。

套用一句现在流行的网络用语,经济学诺奖已经内卷化,这种状态预示着西方主流经济学近几十年来“只有数量的增长、没有质量的改进”。无数事实已经证明,曾经感觉良好的经济学帝国主义,早已跨过了自己的高光时刻,正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经济学诺奖曾经是无数经济学人崇拜和向往的圣杯,现在却暗淡无光。西方主流经济学从王座上跌落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世界在改变,经济学也必须改变。经济学的发展总是和时代脉络紧密相关,斯密《国富论》成于英国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年代,凯恩斯写就《通论》置身于 20 世纪 30 年代经济大萧条的背景,再到后来 70 年代经济滞胀,也都催生出了新的经济理论。

现在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是 100 年来人类最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同时也引发了自二战以来程度最深的一次经济衰退。由于西方主流经济学困守于传统西方经验和旧有的教条无所作为,至今开不出有效的理论药方。在经济繁荣时,人们可能只看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光亮;而当经济发展低迷不振时,人们更可能深刻感受到的是经济学诺贝尔奖的“暮色笼罩”。历史和现实已证明,任何理论只要抱残守缺,就只能走向死胡同。

起首,西方主流经济学建立在理性预期和数理模型推导下的分析方法,已经被证明失败。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低迷突如其来,任何理性预期和模型推导都是无效的。经济学不能只是数学中的推演,更不能只是计算机设计上的沙盘、逻辑上的自洽和理性人的心理预期,它必须直面真实世界的复杂和挑战,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敢于回答和解决重大现实问题。任何有理性的人都清楚地知道,真实世界远比经济学家们理性预期的更混乱,而且正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所推崇的个人理性让世界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现在大家所公认的新古典经济学,更是脱离现实经济生活,已经走入一个虚妄的尽善尽美逻辑世界,甚至走进一个数学模型构成的公式化世界而不能自拔。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19749.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