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作为地名的汉字,为啥读音和现代汉语不一样呢?

之前笔者发了两篇网文,讨论了“堡”字的三个读音和“陂”字的四个读音,很多网友看了后都很疑惑:同样是汉字,为什么在地名中的读音和现代汉语大不一样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是地名学界专家…

之前笔者发了两篇网文,讨论了“堡”字的三个读音和“陂”字的四个读音,很多网友看了后都很疑惑:同样是汉字,为什么在地名中的读音和现代汉语大不一样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是地名学界专家学者们一直在探索和研究的课题,并取得了不少成果。这些研究成果最终表明,我国地名中之所以出现大量与现代汉语读音相异的异读字,与地名发音源流有密切的关系。本文仅就笔者力所能及收集到的资料,对地名汉字读音源流作个简要梳理后发现,古音遗存、受方言及当地姓氏影响以及前人的误读,都是造成地名用字不同于现代汉语一般读音的重要因素。

1、古音遗存

地名作为特定区域内称说地理实体的约定俗成的一种语言符号,可以随着语言的产生而产生,但却不一定随着语言的变化而变化。地名读音的稳固性决定其语音演变的滞后性,借助遗留在地名中的古音痕迹,从中可以窥探该字的古音痕迹。

作为地名的汉字,为啥读音和现代汉语不一样呢?

镐京遗址范围及发现的大型建筑基址和其他遗迹分布图

坻,两个读音。读chí音,指水中的小块陆地;用于地名读 dǐ,如宝坻( 在天津) 。地名中读 dǐ 应是早于上古读音,是古无舌上音的残留痕迹。

番,两个读音。今读 fān音;用于地名时应读pān。广东番禺即用此音。从这两个读音看,读 pān一定是上古音,读 fān 是后来声母轻唇化后的读音。

镐,两个读音。用于地名时应读 hào,系周朝初年的国都,在今陕西西安西南;读 gǎo时,指刨土用的工具。

解,三个读音。读 jiě时,指分开、解开、解说之义; 用于地名解池(湖名,在山西)时读xiè音; 读 jiè音时,为押送,又作懂得、明白义。今晋南及吕梁一带的人通常将运城市下辖的“解州”说成“hài zhōu”,“解”只是外地人称说或正式场合使用时为方便交流说成 xiè。与之相类似的还有“獬”,今洪洞县甘亭镇地区通常将羊獬村的獬”称说为 hài。因解、獬读 hài 均为古音。

我国县级以上保留上古音的地名并不多见,但在县级以下的地名中却不乏其例。如: 太原阳曲县的大盂镇中的“年夜”读 dài,“年夜”属读 ai 韵反映的是上古歌部字的读音。

展开全文

之前笔者发了两篇网文,讨论了“堡”字的三个读音和“陂”字的四个读音,很多网友看了后都很疑惑:同样是汉字,为什么在地名中的读音和现代汉语大不一样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是地名学界专家学者们一直在探索和研究的课题,并取得了不少成果。这些研究成果最终表明,我国地名中之所以出现大量与现代汉语读音相异的异读字,与地名发音源流有密切的关系。本文仅就笔者力所能及收集到的资料,对地名汉字读音源流作个简要梳理后发现,古音遗存、受方言及当地姓氏影响以及前人的误读,都是造成地名用字不同于现代汉语一般读音的重要因素。

1、古音遗存

地名作为特定区域内称说地理实体的约定俗成的一种语言符号,可以随着语言的产生而产生,但却不一定随着语言的变化而变化。地名读音的稳固性决定其语音演变的滞后性,借助遗留在地名中的古音痕迹,从中可以窥探该字的古音痕迹。

作为地名的汉字,为啥读音和现代汉语不一样呢?

镐京遗址范围及发现的大型建筑基址和其他遗迹分布图

坻,两个读音。读chí音,指水中的小块陆地;用于地名读 dǐ,如宝坻( 在天津) 。地名中读 dǐ 应是早于上古读音,是古无舌上音的残留痕迹。

番,两个读音。今读 fān音;用于地名时应读pān。广东番禺即用此音。从这两个读音看,读 pān一定是上古音,读 fān 是后来声母轻唇化后的读音。

镐,两个读音。用于地名时应读 hào,系周朝初年的国都,在今陕西西安西南;读 gǎo时,指刨土用的工具。

解,三个读音。读 jiě时,指分开、解开、解说之义; 用于地名解池(湖名,在山西)时读xiè音; 读 jiè音时,为押送,又作懂得、明白义。今晋南及吕梁一带的人通常将运城市下辖的“解州”说成“hài zhōu”,“解”只是外地人称说或正式场合使用时为方便交流说成 xiè。与之相类似的还有“獬”,今洪洞县甘亭镇地区通常将羊獬村的獬”称说为 hài。因解、獬读 hài 均为古音。

我国县级以上保留上古音的地名并不多见,但在县级以下的地名中却不乏其例。如: 太原阳曲县的大盂镇中的“年夜”读 dài,“年夜”属读 ai 韵反映的是上古歌部字的读音。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17604.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