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曾经领跑如今掉队,五大原因导致深圳创投业失速,如何破局?

作为中国创业创新最有活力的城市,深圳的今天离不开各路资金尤其是市场化资金的大力支持,创投机构正是这股活力之水的“泉源”之一。二十多年来,深创投、达晨财智、基石资本、东方富海等一批国…

作为中国创业创新最有活力的城市,深圳的今天离不开各路资金尤其是市场化资金的大力支持,创投机构正是这股活力之水的“泉源”之一。二十多年来,深创投、达晨财智、基石资本、东方富海等一批国内领先的创投机构纷纷在深圳生根发芽并发展壮大。在很长一段时间,深圳创投几乎就是国内创投的“代名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圳创投面临的市场环境和行业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圳创投业虽然仍占据“三分天下有其一”的行业地位,老牌头部机构仍然实力不俗,但行业整体实力已然被北京、上海甩在了身后,深圳创投圈内不乏对“落伍”的担忧和“失速”的反思。

曾经引领行业之先的深圳创投业到底怎么了?这个深圳引以为傲的行业遭遇了怎样的难题?面临着怎样的困境?如何才能找到遏制深圳创投业发展下滑态势的那把钥匙?

证券时报记者历时一个多月对深圳创投行业深入调查,走访20余家深圳一线创投机构负责人、中介机构。较为主流的观点认为,深圳创投业在募投管退方面面临压力,在苦练内功的同时,急需政府从政策、资金等方面加大对行业的扶持力度,留住和吸引更多的创投机构扎根深圳,以期突破当前困境,再立行业潮头。

深圳创投业整体现趋势性下滑

虽然内外部竞争不断加剧,但关于深圳创投行业地位和影响力有所下降的评价并没有“大音量”。直至不久前,再次出山担任深圳创投同业公会会长的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组织深圳创投圈开了一场题为“探讨重振深圳创投的发展之路”的研讨会。深圳创投圈对于行业现状的反思和焦虑,终于拿上了台面讨论。

会议开得很务实,与会机构代表认为,以后,深圳创投行业无论是基金设立情况、规模增速、投资市场,还是普通合伙人(GP)的排名竞争力方面都呈现趋势性下滑态势。

“深圳创投行业整体实力在全国是属于第一梯队,但这几年整体的优势正在丧失,和北京、上海的差距在逐步拉大,而且也面临其他城市和地区的竞争。”陈玮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受访的多数机构负责人也有同样的感受。

数据不会说谎。从募资角度看,据清科数据统计,2020年在深圳注册的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PE/VC)基金约333只,仅比2019年新增14%;基金规模从2019年的903亿元,下滑至811亿元,同比萎缩10.2%。同期,上海PE/VC基金数量从97只猛增至152只,基金规模从637亿元升至1040亿元,同比增幅为63%,基金规模已超越深圳。

不仅中小机构遭遇募资难,甚至连深圳的头部创投机构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大吐苦水:“就连头部机构的老大,近两年至少要把50%的精力放在募资上,这是从业以来所罕见的,而且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受制于募资端的压力,深圳本地的创业投资活跃度受到负面影响。清科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创业投资案例总数为970例,创业投资金额为934亿元。同期北京为1597例,投资金额为2313.78亿元;上海为1328例,投资金额为1684.40亿元。

资金管理规模方面,深圳本地机构管理的资本平均规模急剧下滑,已大幅落后于京沪。

通过清科私募通数据对比深圳、北京、上海三地近10年与近5年的本地机构管理资本量发现,深圳本地创投机构平均管理资本规模已从近10年的16.19亿元萎缩至近5年的10.58亿元。而上海本地创投机构管理的平均资本规模由16.35亿元升至23.10亿元;北京则从19.82亿元大幅跃升至33.08亿元。

展开全文

作为中国创业创新最有活力的城市,深圳的今天离不开各路资金尤其是市场化资金的大力支持,创投机构正是这股活力之水的“泉源”之一。二十多年来,深创投、达晨财智、基石资本、东方富海等一批国内领先的创投机构纷纷在深圳生根发芽并发展壮大。在很长一段时间,深圳创投几乎就是国内创投的“代名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圳创投面临的市场环境和行业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圳创投业虽然仍占据“三分天下有其一”的行业地位,老牌头部机构仍然实力不俗,但行业整体实力已然被北京、上海甩在了身后,深圳创投圈内不乏对“落伍”的担忧和“失速”的反思。

曾经引领行业之先的深圳创投业到底怎么了?这个深圳引以为傲的行业遭遇了怎样的难题?面临着怎样的困境?如何才能找到遏制深圳创投业发展下滑态势的那把钥匙?

证券时报记者历时一个多月对深圳创投行业深入调查,走访20余家深圳一线创投机构负责人、中介机构。较为主流的观点认为,深圳创投业在募投管退方面面临压力,在苦练内功的同时,急需政府从政策、资金等方面加大对行业的扶持力度,留住和吸引更多的创投机构扎根深圳,以期突破当前困境,再立行业潮头。

深圳创投业整体现趋势性下滑

虽然内外部竞争不断加剧,但关于深圳创投行业地位和影响力有所下降的评价并没有“大音量”。直至不久前,再次出山担任深圳创投同业公会会长的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组织深圳创投圈开了一场题为“探讨重振深圳创投的发展之路”的研讨会。深圳创投圈对于行业现状的反思和焦虑,终于拿上了台面讨论。

会议开得很务实,与会机构代表认为,以后,深圳创投行业无论是基金设立情况、规模增速、投资市场,还是普通合伙人(GP)的排名竞争力方面都呈现趋势性下滑态势。

“深圳创投行业整体实力在全国是属于第一梯队,但这几年整体的优势正在丧失,和北京、上海的差距在逐步拉大,而且也面临其他城市和地区的竞争。”陈玮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受访的多数机构负责人也有同样的感受。

数据不会说谎。从募资角度看,据清科数据统计,2020年在深圳注册的私募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PE/VC)基金约333只,仅比2019年新增14%;基金规模从2019年的903亿元,下滑至811亿元,同比萎缩10.2%。同期,上海PE/VC基金数量从97只猛增至152只,基金规模从637亿元升至1040亿元,同比增幅为63%,基金规模已超越深圳。

不仅中小机构遭遇募资难,甚至连深圳的头部创投机构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大吐苦水:“就连头部机构的老大,近两年至少要把50%的精力放在募资上,这是从业以来所罕见的,而且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受制于募资端的压力,深圳本地的创业投资活跃度受到负面影响。清科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创业投资案例总数为970例,创业投资金额为934亿元。同期北京为1597例,投资金额为2313.78亿元;上海为1328例,投资金额为1684.40亿元。

资金管理规模方面,深圳本地机构管理的资本平均规模急剧下滑,已大幅落后于京沪。

通过清科私募通数据对比深圳、北京、上海三地近10年与近5年的本地机构管理资本量发现,深圳本地创投机构平均管理资本规模已从近10年的16.19亿元萎缩至近5年的10.58亿元。而上海本地创投机构管理的平均资本规模由16.35亿元升至23.10亿元;北京则从19.82亿元大幅跃升至33.08亿元。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16892.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