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设计

麒麟9000一分为二,华为艰难自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锋科技(ID:feng_keji) 文丨锋科技(ID:feng_keji) Mate系列作为华为每一年最值得期待的产品,在热度和产品力上甚至不输每一年的iP…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锋科技(ID:feng_keji)

文丨锋科技(ID:feng_keji)

Mate系列作为华为每一年最值得期待的产品,在热度和产品力上甚至不输每一年的iPhone,在10月22日发布的Mate40系列也不例外。新机发布会中,最让人感兴趣的莫过于大幅升级的相机系统以及目前最强的安卓手机芯片——麒麟9000系列了。该芯片首发24核Mali-G78 GPU集群, 是全球唯一5nm 5G SoC(华为的定义是集成基带才能被称为SoC),拥有153亿晶体管。

相信性能超群的麒麟9000芯片会成为很多消费者购买华为Mate40系列机型的一大理由。这款芯片表现到底如何,为何又要分为麒麟9000与麒麟9000E两个版本?

首个5nm 5G手机Soc

华为CEO余承东在发布会上表示麒麟9000系列是全球首个采用5nm工艺制程,并且在CPU、GPU、NPU性能遥遥领先,而且集成了华为最强大的通信芯片和最先进的ISP芯片,这将使得华为Mate 40系列成为世界一流的旗舰机。

5nm工艺制程的进步代表能在芯片内容纳更多晶体管,麒麟9000内部集成153亿个晶体管,比另一款5nm手机处理器A14还要多上30%。理想情况下,相同制程中晶体管的数量是影响性能高低的关键因素之一,也就代表Mate40系列在功耗和性能方面的表现可以被称为是目前安卓阵营中最强。

其次是CPU部分,麒麟9000处理器为八核心,具体为一个3.13GHz A77大核心、三个2.54GHz A77中核心以及四个2.04GHz A55小核心,比较遗憾的是麒麟9000并没有用上最新的A78架构,不过在大核以及中核部分的频率已经要比骁龙865+高出一些,因此能够做到性能相比骁龙865+提升10%的同时能效比提升25%。

麒麟9000一分为二,华为艰难自救

在GeekBench给出的多核CPU测试中,麒麟9000在性能模式上比去年的A13处理器高出约6%。在单核测试中,Mate40 Pro领先于骁龙865+处理器,但与A13处理器还是有一些差距,与A14的差距这里就不多讲了。

展开全文

GPU是这一次麒麟9000提升最夸张的部分,搭载了ARM架构上最先进的G78微架构,配合5nm制程工艺,直接在空间极小的手机芯片上堆了整整24个GPU核心,与上一代麒麟990相比增加了一半。在3DMark的跑分测试中,在OpenGL和Vulcan两个测试项中比现在的骁龙865+设备有20-30%的优势。根据数码闲聊站之前的爆料来看,明年的安卓旗舰芯片骁龙875仍有“挤牙膏”的嫌疑,因此麒麟9000放到明年依旧能被称为是一流处理器。

NPU方面仍是华为自研的达芬奇架构,AI方面集成两个大核、一个微核的自研NPU,实现创新双大核+微核架构,分别对应复杂及简易AI任务,能够充分发挥架构的AI智慧算力。华为作为业界最早发展NPU的手机厂商,在这方面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为什么要阉割麒麟9000?

如果麒麟9000是满血版,麒麟9000E是主要弱化了GPU的“阉割版”,具体差异仅在NPU和GPU的数量方面,CPU方面没有任何阉割,就算阉割了两颗GPU核心,22颗核心的GPU放在当前也是顶级的处理器了。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在性能表现方面,搭载麒麟9000E的Mate 40与搭载麒麟9000的Mate40 Pro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的。那么为什么华为要做出一个看似很“迷惑”的选择呢?

麒麟9000一分为二,华为艰难自救

原因很沉重,如今市面上已经没有供应商能继续生产麒麟芯片了,对于华为来说,麒麟9000系列很有可能会是最后一款旗舰芯片,但华为拥有相当数量的产品线,将这么一款旗舰级处理器下放到一些中端甚至是入门的产品线上是不实际的,起码华为是这样在准备最坏的情况的。所以麒麟9000E和麒麟990E很有可能后续会下放给荣耀以及华为其他产品线,接替之前麒麟8系列芯片的地位。

目前麒麟9000系列一共有多少存货,官方并未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从之前台积电的生产订单来看,华为曾向台积电提交了一份1500万份的麒麟9000订单,不过由于时间紧迫,最后只生产了大概880万颗。参考去年Mate30系列的销量(发布四个月突破一千两百万台),麒麟9000系列芯片绝对是不够用的,所以华为将这颗宝贵的麒麟9000阉割成麒麟9000E实属无奈之举。

麒麟绝唱?还有希望!

目前市面上能够生产5nm芯片的供应商已经无法为华为麒麟供货,并且其他的芯片厂商高通、联发科、猎户座也很难为华为手机提供芯片,所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华为的手机业务可能会遭到一定的打击。正是因为这种压迫,国内的半导体行业才能感受到来自业界的压力,国家也会斥资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铺垫道路。目前也有消息称,华为已招聘了数百位国内顶尖光刻机工艺师,从事光刻机技术研发工作。

据了解,国内的中芯国际已经实现了14nm芯片的量产,并且正在尝试开发12nm芯片,但是这种级别的芯片制程并不能满足华为麒麟的工艺需求。目前,国内在光刻机、刻蚀机、离子注入设备、热处理设备、清洗机、抛光机等主要半导体设备领域都有做相关布局,只要华为手机的份额不丢失太多,在形成拥有自己的生产技术和芯片设计的闭环后,华为还是能够重回世界榜首的。

同时为了弥补手机业务将遭受到的损失,华为正在大力推进自家的IoT生态链,除了华为手机,还包含了音箱、电视、手表、耳机、平板等产品。华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朱平曾透露,华为很多体验店非手机产品的销量,已经从2018年底的不到10%,提升到2019年的约50%。

在2019年,华为在面临艰难关口时,喊出了“求生存”的口号。今年5月,华为副董事长郭平也再次强调,“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但也正如今年5月16日,华为在微博上发布的文字:“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对于华为来说,这是一场绝不轻松的硬仗,但华为的全球化之路,绝不会因为芯片断货而停下脚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湘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ttk.cn/11097.html

作者: 中湘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